志工媒合

volunteerArticles

detail

Introduction

​尋訪Gayo咖啡~印尼之行

「曾經,印尼Gayo的人們是遙遠的陌生人,現在是住在心裡的,最溫暖親切的朋友。」 時間回到一年多前,2014年尾的冬天,我正在迷惘大三生活的規劃,那時的我剛結束一場打工換宿之旅,急著想將那段時間的收穫轉換成跨出舒適圈的動力,看到了學校國際志工招募的訊息,對於從來沒出過國的我是個出國的好機會,所以聽完說明會的當下,我毫不猶豫地報名了。交大的國際志工團有兩團,一團是去印度參與教育的計畫,另一團則是去印尼從事環境保育和農業的交流,我當時心想:「既然要去就乾脆選個沒接觸過的領域吧!」於是,我選擇了後者,開啟這趟影響我深遠的國際之工之旅。     國立交通大學印尼國際志工團已經成立了七年,而我參加的是第六屆,我們透過與國內的社會企業—雨林咖啡合作,去到印尼的亞齊省Gayo 高原的咖啡產地,在國外的期間我們的行程可以分成兩部分,一半時間在Takengon這個城鎮舉辦工作坊與當地大學生、農民交流,另一半時間則是到鄰近的農村Bener Meriah進行田野調查。在出國之前,我們會在台灣培訓長達半年,學期間每周都有講師來為我們上課,內容從公平貿易、當代農業現況、國際咖啡體制到環境保育議題,而在暑假我們也去到宜蘭的倆佰甲從事一星期的農耕,提前適應農家生活。     在培訓的過程中我們每個人都需要準備一個教案在工作坊時分享,但在製作教案的過程,我一直對於教案的目的感到疑惑,而這些困惑都在我站上台那一刻煙消雲散,看著他們認真聽我分享的神情,他們是如此渴望吸收一切資訊與知識,我甚至感到羞愧未能準備更多分享給他們。在我的教案中,我無心引用了一個city café的廣告,描述一位台灣女孩到蘇門答臘探索咖啡的故事,在廣告結尾我翻譯了一句話,原本只是想拉近印尼與台灣的距離,沒想到換來的是全場的掌聲,那種感動言語難以形容。     那句話是這樣的:『曾經,印尼Gayo的人們是遙遠的陌生人,現在是住在心裡的,最溫暖親切的朋友』。       工作坊結束那天,三位高中生來到我面前,用不怎麼流利的英文請我允諾他們一個請求,我想都沒想就直接答應,沒想到他們拿出一件Gayo 冒險者T-shirt,因為他們知道我喜歡騎單車去台灣各處冒險,所以想請我穿著這件T-shirt到台灣各處拍照並傳給他們,我當場穿起來跟他們合照,並答應他們當我回到台灣,會遵守這個承諾,讓台灣看見Gayo。     從Takengon城鎮前往Bener Meriah的鄉村又是另一種不同的感受,在農家的生活步調十分緩慢但又有規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連雞鴨都過得十分悠閒,就這樣在村莊各處漫步,我homestay的家庭是個小家庭,一家四口住在幾坪大房子,生活雖稱不富裕卻十分溫馨,我很喜歡這種感覺,偶爾跟著我們家媽媽一起進廚房幫忙,跟小朋友玩,日子十分單純快樂。有天早上想說去晨跑,就跟著小朋友一起到另一村莊的小學,小朋友都很熱情跟著我打招呼,村民也都很熱情與我們打招呼。     在村莊生活,跟土地有種前所未有親近的感覺,以前我以為咖啡農就只有種咖啡維生,但其實在農田裡卻有許多果樹、馬鈴薯、番茄和辣椒,那裡的土地因為火山灰的原因相當的肥沃,也令我十分羨慕,在村莊的短短幾天我們交給他們幾種耕作的技術,期待他們更能運用土地自給自足,降低仰賴單一經濟作物的風險。     在村莊我們能跟村民溝通,其實要感謝HMI(伊斯蘭大學學生會)的朋友們自願陪我們來農村,不過也是因為多了這幾天相處的時間,才能更進一步的認識他們,更進一步討論更深入的話題。當我們回到Takengon即將要真正的離別時,不免感到些許的悲傷,但我們彼此留下聯絡資料,我相信這不會是真正的離別,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會用新的姿態在世界上的某一個角落相遇的,或許是印尼,或許是台灣,或許是另一個國家。       去到印尼一趟,才切身體會到世界另一端的人用著不同的方式生活,認識了與我們不一樣的文化,也認識了在不同文化下努力生活的人們,其實仔細想想,在這趟國際志工的旅程中,我們真的也沒有幫助到他們什麼,反而是藉由人與人、人與土地、人與社會文化的交流,來讓彼此學習與成長。 撰稿者:黃士倫 經歷:國立交通大學印尼國際志工團 後記: 回到台灣之後,心底有一個聲音不斷浮出,除了持續與印尼朋友保持聯絡,似乎,我還能為台灣做些什麼?於是我開始涉獵樸門永續設計和當代農業議題,在這段摸索和碰撞的時間,我也同時作為交大社會企業創思社的社長,陪著大家一起探索社會企業,試圖在農業跟社會企業之中尋找連結。 在學校,我透過『社會設計與實踐』這門課持續接觸農業議題,因為課程的原因,認識了千甲CSA、綠禾塘、綠沐林、沺源青…等新竹在地農業相關的組織,現在的我除了在獨立有機商店—綠禾塘打工之外,我也參與沺源青工作室的計畫,為新竹的在地農業盡一份心力。     我在《社區設計》裡讀到這麼一句話:『在這無法以物質或金錢彰顯價值的時代,我們究竟該追求什麼?』     這句話一直縈繞在我的心裡,那麼農業會是我們可以追求的目標嗎?透過生產好的食物,同時保護生態,過著適宜的生活,將個人生命投入其中與其他生命產生對話,同時,也是我所嚮往生命終極的表現方式,我願意透過實踐,不斷去驗證這個答案。

樂樂
read more

參加志工活動的喜悅

身為企業志工的我們,是來自一個具有朝氣而且肯鼓勵員工回饋社會與鄉里的公司一金統立,在我們的大家長賴慶華董事長英明領導之下,公司營運蒸蒸日上,為了落實回饋社會鄉里,每年公司都會固定捐款給鄰近公司的國小國中,用於清寒學子與弱勢家庭之照護,並每年配合鄰里,做志工清掃大街與捐血活動等等。 同時為了鼓勵員工參與志工服務活動,只要公司員工參與志工活動,其參與時數有多少,公司就以該員工名義,捐款給慈善單位,所以只要服務志工時數越多,公司就捐款越多,並將收據交與該名員工,我想這是最好的鼓舞方式。 在當志工服務社會的當下,又可以以自己名義捐款給慈善單位,這是多麼棒的事啊.還不只如此,每年年底都會統計個人志工服務時數,服務最多時數的前三名員工,還可以接受董事長的表揚與公司提供的獎金呢! 105年11月26日星期六在台中市市府廣場舉辦的大台中志工日活動,公司一發布,報名踴躍,許多員工不僅自己參加,也帶家裡的小朋友參加,當然我也帶女兒一同餐與盛會,會中除了幫忙身障朋友攤位義賣,也要協助大會的進行,女兒怕攤位生意不夠好,與其他小朋友離開攤位,沿著攤位路線,大聲喊賣,還非常自豪地告訴我,他幫忙攤位增加了多少業績,我想這是最好的身教,透過這樣的活動,可以讓小朋友知道社會還有許多公益事情可以服務,讓他們知道自己有多幸福,可以身體健全健康成長。 我想我要感謝公司有這麼好志工福利措施,也要感謝台中市社會局舉辦這個如此有意義活動,讓我心靈成長許多,非常感謝。

游育明
read more

邁入日常的行動畢拉密:自由廣場20161030

激情過了,行動畢拉密漸漸邁向日常了,不再有第一次的新奇、浩蕩了,但今天發生的日常片段,卻令人動容。 先分享讓我最感動的片段,就是在最後尾聲的六分鐘。 下午因為場地和器材的關係,所以只有擺放行動書攤,而沒有機會讓移工朋友可以唱歌,而就在太陽要下山、可以讓大家唱歌之際,泰國烤肉店老闆迅速地報名了,就在他高歌之際,一名泰國移工迅速走向老闆,塞給他一百塊,並且為他伴起了舞,他們認識嗎?我不知道,但我在那一刻看到異地的同鄉情誼迅速拓展開來,現場掌聲零散地從四面八方響起,而有另外一位泰國移工更拿了一杯泰國國民啤酒Leo,上前來和老闆敬杯。 這感覺很容易地稀疏平常,在他們的日常之中並不平常,哪裡有機會讓他們好好聚在一塊,在光天化日之下唱唱家鄉的歌曲呢? 而行動書攤則零星地發生了許多有趣的片花。 下午一個越南女生迅速挑了四本書,快速走向櫃檯,欸?沒有櫃台耶!原來她錯當這裡是書局啦! 一團從印尼穆罕默迪亞中爪哇大學來台灣的學生,聽聞了 Tbm Rumah Ilmu Taiwan在台中擺放印尼行動書攤,便特地前來拜訪一番,還讓我這個名不其實地"CEO"與大家握手了一番,讓我好生害羞。 期間有各個國籍的移工想要來借書,而TBM的成員友迪Zuddy,則是不管國籍,每個國籍的移工都上前介紹行動圖書館的規則,鼓勵大家來借書,友迪這兩次擺放書攤都一直問我能不能唱歌,好不容易在泰國烤肉店老闆唱完,換他唱時,阿咧!音響沒電了,看到他將歌詞寫在筆記本上,看著我的哀怨眼神,在收拾的時候,不是我要玩你啊!我也想讓你高歌兩首呀! 至於為什麼我的標題會下自由廣場,因為 TIWA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帶著越南阮神父介紹的越南朋友,進行了一整個下午的勞動權益教育(以下簡稱勞教),從原本的冷冷清清,到一群人聚集起來,討論起在工作權益遇到的種種問題。 是啊!這個廣場如果可以持續這樣的光景,我想便不離東協廣場的多元精神了,當然,也許"別人"定義的東協廣場是指"高級商城",那我只能說聲抱歉,原來我誤會了東協廣場四個字的意思了。 十一月,感謝東協廣場的通融,讓我們得以持續在廣場擺設行動畢拉密,歡迎大家一起和我們製造多元、自由、開放的廣場地景,改變,不是一群人做很多,而是每個人做一點點。  

江彥杰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