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工媒合

volunteerArticle

志工文章

【8月E-STAR熱忱之星】歡喜受,甘願做 熱血志工爸爸—杜坤宗先生

歡喜受,甘願做 熱血志工爸爸—杜坤宗先生
圖文/張晉豪 


    遠赴日本學習製麵功夫,再一路征戰到中國設廠的拉麵高手杜爸爸,是在什麼契機之下投入志工服務,而且一做就是超過十年呢?
    這可以追朔到他小時候,許多五六年級生應該都有印象,國小會販賣的愛心郵票及愛盲筆,那時他發現到助人的快樂,所以每次都買特別多。在學期間加入童軍,除了學到很多求生技巧外,更加深為社會服務的心,如同童軍訓練最終目的,就是希望將來這些青少年可以回饋社會並對社會有所貢獻,這樣的童年便種下了志願服務的種子。
    接著出社會,杜爸爸開始打拼事業,各行各業都嘗試過,甚至在中國設立了製麵廠,廠內數十位員工,更打通許多量販店通路,但在事業飛黃騰達之際,家中的父母卻突然病倒了,這讓他毅然決然選擇返台照顧父母。返台後,同事邀請加入義警,他一口答應,沒想過就這樣做了15年,義警協助分擔警員龐大的工作壓力,把警民間的距離拉近,杜爸爸更藉此學習到許多法律知識,為朋友解惑,或是幫忙處理事故後續,讓他感到受用無窮。


    後來女兒到西區的大同國小讀美術班,但在開學第一天就在學校路口親眼目睹車禍,他便決定藉著他義警服務中學習的專業能力,到路口協助交通指揮,如今9年過去了,女兒已經升上高中,杜爸爸依然每個早上7點就站在路口的崗位上,守護大家的安全。他也向警局爭取路口對角線行人穿越道配合上下學時段特殊號誌,及雙向車道間的中央防撞分隔桿,那麼多的努力只是為了讓周遭大同國小、居仁國中、台中女中與附近上班族都能安心地過馬路,並減少車禍的發生。
    也因為在路口擔任義警志工的關係,被大同國小的校長得知杜爸爸是資深童軍,還是大明高中童軍社的創社人,曾在救國團授課,有相當豐富的教學經驗,因此力邀他到校內擔任童軍教學,受到學生和家長很大的迴響,南區的國光國小也聽聞好名聲,邀請他去上課,杜爸爸認為童軍教育可以讓孩子們從小能體驗到行善的正能量,因此就算必須站完路口指揮工作後,再趕去教學,他仍甘之如飴。
    這兩年,杜爸爸開始加入甘霖基金會的送餐志工行列,趁著下午開店前的空檔時段,送午餐給有需要的長者。他提到,這不只單純幫忙解決用餐問題,有沒有出來接餐?最近的食量變化?精神狀況有沒有差異?這些都是送餐時必須透過聊天互動中觀察的,他們就曾經遇過2、3天都沒出來接餐的長者,志工在群組通報後進入屋內發現長者身體不適臥病在床,便立即替他安排就醫,因此他們常說送的不只便當,還有「心」。


    志工服務更改變了許多人的一生,有些因為服勞務役而來送餐的志工,過程中終於體悟到健康的重要性,完成役期後滴酒不沾還瘦了一圈,杜爸爸笑著說:「做善事還能瘦身,很不錯吧!」。這個暑假遇到一位妹妹,趁著假期每週其中一天送餐,如今快要開學了,她跟杜爸爸說希望開學後能繼續送,而且要變成兩天,原本妹妹的家人是反對的,但家人們看見妹妹的改變,終於認同她,妹妹現在還常會叮嚀家人要吃的健康一些,這都是送餐服務中最深刻的體悟,她並非社工相關科系,但還願意投入更多時間服務,令杜爸爸感到非常欣慰。
    杜爸爸一天中有一半的時間都投入志工工作,即使母親常會擔心他忙不過來,但依然阻檔不了他擔任志工的堅持。他提到一個巧合,就是他跟童軍的創辦人貝登堡先生同一天生日,都是浪漫的雙魚座,因此特別享受傳遞正面能量的快樂,他認為做志工的過程中並沒有遇到低潮,因為大家都是出自單純的善念來服務,所以在單位裡面結交到的朋友不需勾心鬥角,相處起來毫無壓力,也常常用自己的正能量鼓勵夥伴,希望大家都能用最快樂的心情做志工。


    他開玩笑說現在人口高齡化嚴重,志工不用擔心失業,未來只會需要更多人投入志工,這點的確可以從送餐服務中觀察到,每週平均會減少一個個案,但又會增加兩三個新的點,志工人員引進的速度遠跟不上個案的增加量,人力越來越吃緊,這是正在面臨的嚴峻考驗。因此他期盼有更多民眾一起加入志工行列,慈濟的證嚴法師曾說「歡喜受,甘願做」,是杜爸爸想送給所有志工朋友的話,當志工應該發自內心,做一個快樂的志工,因為這是一個善的循環,幫到最後還是幫到自己,俗話說「有捨才有得」,捨棄一些閒暇的時間擔任志工,換來的收穫,絕對會比想像中還多。